【千年篇】记那些失落的日子

195人浏览 / 0人评论

【千年篇】记那些失落的日子

笔/晏离

 

-四巨头时期人物,微萨戈

-小学生文笔+脑嗨产物

-ooc预警

 

 

“我是一幅画像,在霍格沃茨角落藏了千年的一幅画像。”

 

 

一、

 

(首先希望这本日记不要流出,不然我大概,不,一定会被群殴致死。)

 

这是个平淡又而冗长的秘密,以我这浑噩的记忆,只能尽力去记录起它每一个片段。

 

时间,要追溯到千年以前。

 

四位创始人和最初的学生们留存的画像其实是非静止的,而至于现在为什么会成为这摆设似的东西,这事一言难尽,我们暂且不提。

 

最开始提出绘制自画像的是格兰芬多教授,这点似乎大家不用想都能猜到,然后他又顺理成章的拉上了斯莱特林教授。赫尔加怕某格兰芬多的画像放飞自我,贻害千年,选择陪同,罗伊纳则自是要和好友做个伴。

 

于是本来一个赞同一个不知情两个反对的票型,因为格兰芬多教授成功拐(gǒng)到斯莱特林教授这颗“白菜”,变成了全票赞同。

 

不过赫尔加的确是神棍体质,她的忧虑说不上完全灵验,也是灵验了80%。

 

而剩下的那20%是她没想到某斯莱……我是说斯莱特林教授,也把学生们祸害的不轻。

 

某格兰芬多是不必多说,且不论他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活宝行为常把新生吓的不敢回寝,一众狮子混熟了才是校长的恶梦。尽管格兰芬多教授不再是校长和院长,可仍旧是为人师表,坚守初心,孜孜不倦的将毕生所学的捣蛋技巧传授给小狮子们,这导致格兰芬多休息室在他的那些……好学生离开后,也没能轮上一天安稳日子,在经历一次次狂轰乱炸的磨炼后,成为了堪称霍格沃茨最为坚固的壁垒。

 

当然,这是后话。

 

二、

 

捣蛋这种行为后来还出现了人传人,哦不院传院现象,当时的校长颇为头痛却也无可奈何,于是找到了少言寡语惜字如金常见面无表情的斯莱特林教授。

 

但他到事后才知道他不是给自己找了帮手,而是给狮子们找了帮凶。

 

小蛇们借着俩前院长的关系不负众望的沦陷,一时间霍格沃茨闹腾的仿佛回到了刚建校那阵。

 

直到大部队殃及到了赫奇帕奇的草药园。

 

一个为画像不尊的狮子带着一帮莘莘学子成功领略到了赫尔加的河东狮吼,全被撵去罚了一个星期的草药护理和城堡清理。

 

但是上实际上格兰芬多教授和赫尔加两位的对抗,准确说是赫尔加的单方面施暴就从未停止,不过生前都难能治根,死后作为画像更是治标不治本。后来赫尔加只能尽可能的守护好自己院的学生,切断这些歪门邪道的传播途径,使损失最小化。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只有赫尔加·赫奇帕奇的画像在自己院的休息室的原因。

 

三、

 

话说回来,格兰芬多教授也非完全没有烦心事。

 

最初小狮子们会尊敬的称呼他为格兰芬多教授,后来觉得他已离职,想叫格兰芬多先生又觉得不太恰当,于是更名为前院长大人。

 

但可能格兰芬多的离谱思维一脉相承罢,他们早早的就开始为后来人着想:

 

【我们叫前院长大人,那几十年后格兰芬多院长换了,不就要叫前前院长大人,再之后……前前前、前前前前院长大人……这称呼可不无穷尽?】

 

于是不到半年后格兰芬多教授再度更名为狮祖,全称狮子祖宗。

 

如果说到这,格兰芬多教授倒是可以接受。

 

可很快小狮子们和某狮子祖宗混熟了,又开始觉得这个称呼不够亲近,太过生疏。

 

于是不久,格兰芬多教授被亲切的称呼为老狮子。

 

这让戈德里克·格兰芬多不理解,为什么他无论做人还是做画像,都无法摆脱被学生叫做老狮子的魔咒。

 

四、

 

有了画像助阵的格兰芬多学子得到了欢乐,斯莱特林学子提高了品味,赫奇帕奇学子精通了厨艺,拉文克劳学子则是直接开启了控分的日子。

 

在其他三人打打闹闹的时候,罗伊纳化身拉文克劳的外挂。小鹰们的私人图书馆转眼间扩大了一倍不说知识储备量也提高了不止一个梯度。

 

校长和各个院长不敢给三院扣分,不代表不敢给听话乖巧热衷学习的拉文克劳加分,一时间霍格沃茨出现了千年难见的拉文克劳独美的盛况。

 

而为了学院杯不花落他家,不久捣蛋风波便平息了,霍格沃茨也算是逃过一节。

 

五、

 

对于外人来讲,霍格沃茨是一所学校;对于我,或是说所有学生和教授来讲,霍格沃茨是永远的家;而对于四位创始人来讲,霍格沃茨更像自己带起来的孩子,他们总是放不下她,又想看着她长大,独自远行。

 

他们的画像在霍格沃茨留存了百年,终于决定放手,退居幕后,放任霍格沃茨自己成长。

 

于是某学生出了个馊主意,重新画幅普通的静止的画,盖在画框前。

 

画像的重绘比初绘更为坎坷,两位女士和斯莱特林教授到没什么要求,学生们也只是要画的漂亮些。

 

没错我说到这恐怕就能猜到,格兰芬多教授又出新篇章。

 

他凭借自己那过人的审美,将自己绘制成一幅梳着胡子的大汉形象,说是更威风,这到不难理解。不过他又把斯莱特林教授画成了秃顶老头,美名其曰防止学生对着他的画像犯花痴,影响学习。

 

嗯,我说不了什么。

 

六、

 

太阳升起又落,礼堂的星光闪闪又灭。时间论百年的过,画外是霍格沃茨,画内是另一个霍格沃茨,她不像如今这般富丽堂皇,而是保持着第一版的样子,朴朴素素,更像家一样。

 

而故人,都在此以另一种方式重聚。

 

戈德里克依旧带着学生们胡闹,赫尔加依旧揪着前者的耳朵怒吼,萨拉查和罗伊纳依旧坐在旁边,一个看着爱人,一个看着书。

 

时不时大家会坐在一起,聊聊画外的事。

 

【斯莱特林今年出了一个天才,好像叫汤姆里德尔。】

 

【听说汤姆那孩子起了个傻兮兮的外号。】

 

千年前的纷争远胜过如今,大家谈起的的并非是所谓轰轰烈烈的大事,反而是听起来离谱的家长里短。

 

【听说今年我格兰芬多也有几个好苗子,还有那个刚出生就出了名的哈利波特。】

 

七、

 

大家都在被盖住的画内生活着,只有几个人时不时会偷偷溜到其他画中做背景板。几千年来并非没有学生发现,反而,经常会有眼尖的学生看到那小小的一点。

 

于是霍格沃茨异闻录中就多出了一条:

 

【午夜在走廊上观察画像,你会看到从未见过的人。】

 

 

 

“学姐!”

 

一声鬼嚎将我的回忆打断,跑,哦不,飞过来的这位,我没记错的话是在草药园子那边的新画像。

 

我大概猜到了什么。

 

“那个……那个快去拉架啊。”

 

“嗯?”

 

“格,格兰芬多教授,想给斯莱特林教授编个花环,然后……”

 

“嗯不用说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那今天就先记到这罢。

 

 

是否原创:是

作者:晏离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