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作协】【原创】秋来,麦黄

119人浏览 / 0人评论

【少年作协】【原创】秋来,麦黄

晚上,看不见云朵的天空,悬挂着零零散散的白星。 火车里,母亲把我抱在怀中,哄我入睡。母亲的眼眶早已哭红,却对我说她是眼睛痒给揉的。当我又问她脸上的泪痕是怎么回事,母亲不出声。其实我知道,这次回老家,是为了参加姥爷的出殡。 我姥爷是个文化人,年轻那会儿在香港教书,后来因为身体的缘故,提前退休回家养病。当时处于改革开放前,姥爷失去了教书工作,家里也失去了顶梁柱。为了支撑这个家,姥姥跑去帮别人做纸花赚几个小钱;我大姨和二姨也选择辍学,进工厂里打工。年仅十四岁的母亲曾提出辍学,减轻家里经济负担,可我姥爷死活不让,说家里必须要有一个读书人。 火车里,母亲忍住泪水,一个劲的对我说:“囡囡,咱们回家,咱们回家。” 第二天清晨,我们来到了姥姥家门前。院子大门没关,之前高挂在门楣上的大红灯笼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对白纸灯笼和白绫••••••姥爷生前养的那只狸花猫从前是多么的干净,如今变得邋里邋遢。它懒洋洋的躺在门槛前,双眼无神的死盯着前方,还时不时发出“喵呜,喵呜”的叫声。母亲激动地跨过门槛跑进屋里也没有吓到它,还是一动不动,死盯着前方。 “爸!我回来了!爸!”母亲在姥爷的灵堂前把一路上憋回去的眼泪都哭出来了,泪珠重重的打在摆放祭品的瓷碟子上。在三个孩子里,姥爷最疼爱的就是母亲。可曾想到,母亲连他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我随母亲一起走进灵堂,打量着这里的一切:照片里,姥爷慈祥的笑容;照片前,香炉上插着几炷香;姥爷生前的东西:教我练书法的毛笔和以前被我当作玩物的草帽和拐杖都放在了桌上•••••• “谁啊?”姥姥光着脚,手里握着把镰刀,从厨房后门进来后看到了我和母亲,“英子,你回来啦。” “妈!你怎么还有心思下地啊啊!”母亲拖着厚厚的鼻音,气得直跺脚。 “麦子熟了,能不收吗?”姥姥哽咽的说着。 “姥姥。”我上前叫她。 “欸。囡囡,个子又长了。”姥姥抚摸着我的头,“上会儿见你还是短发呢,现在给留长了,还是那么俊。想吃什么玩什么尽管说,姥姥给你做,给你买。” 姥爷出殡后的第二天的黄昏,我怀里抱着水坛,水坛上还盖着一个碗,独自一人跑到田里找姥姥。姥姥虽年迈,可在地里干活一点也不含糊,抓起一把麦子一下又一下有力的割下。 “姥姥,上来喝口水。”我站在麦田旁的小桥上冲姥姥喊道。 姥姥起身用肩上的汗巾擦了擦额头,便朝小桥方向爬去。 姥姥和我坐在没有护栏的小木桥上,看着眼前那被夕阳照得金灿灿的麦子。清风扑面,麦地里打起了浪花。空中,排成人字形的雁群正往南边飞去。我不禁想起一句话:古道西风瘦马。 “麦浪,好看吗?”姥姥问我。 “好看。”我向姥姥露出微笑。 “这些都是你姥爷,生前的心血。”话音刚落,姥姥便埋头大哭,她也忍不住了。我并不想去安慰姥姥,我只想她哭个痛快,哭个舒服。 秋来,麦黄。

作者:清风 作者的话:本短文根据作者真实经历改写,如果大家喜欢,我还会继续用真实故事改写下去,希望大家喜欢。之前就想找这个公众号了,但忘记了名字叫什么,印象就慢慢淡了。没想到又突然更新了,哈哈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希望【少年作协】能越做越好,有越来越多的故事,加油。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