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里的纸老鼠 少年作协

133人浏览 / 0人评论

医院里的纸老鼠

       有时候,温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举动,但却让人看在眼里,暖在心里。

一次,我发烧了,去了医院,医生说得输液。拿着一大堆单子和几袋盐水,我和妈妈来到了输液大厅。还没踏进大厅的门,就听见了幼儿们的哭声,这哭声是他们用来抗议的唯一方式。大厅里灯光明晃晃的,有点刺眼,我找了个座位坐下,等候护士叫到我的名字。

       终于快到了,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个大约三四岁的小男孩。他大声地哭着,扭动着身子极力反抗,想从母亲的怀中挣脱,小脸涨的通红,眼泪鼻涕流淌着,嘴里含混不清的喊着“不要!不要!”走过的人纷纷向他投来目光。他的母亲只能紧紧抱住他,轻拍着他的背,柔声说着:“奥,宝贝,一点也不会疼的,就像是蚊子叮了你一口,很快就过去的。”但母亲的安抚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后面等待穿刺的病人开始躁动不安起来,开始传来一声声抱怨。给他穿刺的护士也等不及了,她叫男孩的母亲用力按住他,准备在他的头上扎针。

       这个小男孩也是很聪明的,眼看着针就要扎过来了,他头就一偏,只把一头乌黑的头发留给护士。这下护士也束手无策了:“不肯输液,大声哭闹的孩子我见多了,但是这么闹腾的孩子我还是第一次见。”旁边一个实习护士看到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废纸片,思索片刻,便飞快地折了起来。转眼间,一只活灵活现的小老鼠就出现了,她掏出笔,给小老鼠画上五官,套在手上,移到小男孩的眼前:“小朋友,我是小老鼠,你为什么哭呀?”纸老鼠的嘴一张一合,十分滑稽。小朋友看着这滑稽的鼠脸,破涕为笑,还挂着泪珠的睫毛眯成了两道弯弯的月牙,咧开嘴“咯咯”笑着,给他扎针的护士连忙拿起针头扎下去,小男孩感到疼,张了张嘴,眼泪在眼中打转,那个实习护士马上拿起纸老鼠,操纵着老鼠,夸张地说着。小男孩咧了咧嘴,又想笑,他那哭笑不得的样子惹得其他病人都笑了起来。男孩的母亲则是握着实习护士的手,对她吐露着内心的感激。

       我也很快地输上液,坐在椅子上时,我回想起刚才那温暖的一幕,嘴角也不经漾起一丝笑容。看着输液大厅明亮的灯光,我的心中也亮堂堂的。原来,温暖不需要什么华丽的修饰,只要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能让人们的脸庞绽放出绚烂的笑容。

作者说:这是第一次投稿,文笔欠佳,请多包含!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