售梦花店

69人浏览 / 0人评论

售梦花店

 

女孩来到这世界的这么多年里,总做同一个梦。

在人烟嘈杂的商业街的正中间,坐落一个突兀的小小干花店。
女孩很喜欢到那家店去,每一次走进小店女孩总是孤独又伶忊,从店里出来两手空空但脸上写满了两个字,叫作安宁。
而且她会忘记回去的路。

店里没有服务员,没有顾客:几乎没有人,只有一个不常出现的看店的老奶奶。
老奶奶也经常不见踪影。
店里有紫罗兰,玫瑰,薰衣草,梅花,海棠,各种香草,满天星,蔷薇和雏菊。
这些都是她一直喜欢的。

女孩总在梦里冒冒失失地闯进这家店,像极了一只跑急了的大脚兔子,有着巨无霸门牙,雪白的身上沾满了人间的烟火气,它是来这里洗澡的。

它沐浴在花香、灰尘和干燥的泥土中,把自己的鼻子灌满弥漫着这独一无二味道的不知哪朝哪代的气体,最终在被世界遮盖的白色皮毛之下,露出了它的整个自己。

兔子笑了,女孩也笑了。
她是来看花的,她是来看玻璃瓶的,她是来看一小堆一小堆来自世界每一片海洋的沙子的——
但她从来不买。
这是一个傍晚,每次她来到这间没有名字的花房的都是傍晚。

又是一个傍晚,天边的晚霞似乎已经被上帝当做晚餐后的棉花糖点心,吃下了一大半。
女孩又一次来到了小小的花店。
这次,她挎着小小的竹篮。

她走进小店,细细地观赏每一朵花。她也看见了那只兔子,——兔子已经旧了,雪白的皮毛泛着略微金黄的光芒。
但它的牙齿仍旧一闪一闪地发亮,女孩开始露出微笑。
老奶奶走了出来。从女孩第一次见到她开始,她就一直是那个苍老而干枯的样子,却温文尔雅又满面春风,正如她店里的每一个小小的物件。她向豆豆问好,手把手教女孩制作一个漂流瓶。
具体女孩有没有记得,她自己也不知道。
但那天她的确学会了。
香草,满天星,蔷薇和雏菊,她从每一个盒子里抽出一支,扎成小小的花束。
紫罗兰,玫瑰,梅花和海棠,老奶奶小心翼翼地从围裙里取出它们的花瓣,放进小小的玻璃瓶。
老奶奶的围裙已经很旧很旧了,这让女孩想起她记忆中仍未褪色的美丽的老人,那是外婆的妈妈。
曾外祖母似乎比这位老人白皙许多。
女孩手里拿着漂流瓶,看着老奶奶用一束干草在瓶子上系着很紧实的结。
这看起来就像远古时期人们的日记,女孩想。

女孩拿起小瓶子,记不清自己付给了老奶奶和旧兔子什么,将有花的小瓶子放进自己的竹篮。
她回头挥别了老奶奶和兔子,还有夜幕笼罩下的小屋。

外面车水马龙,女孩的梦一直在她提着的篮子里,被细心地收藏了起来。
竹篮上还盖着一块旧红白格布,就像老奶奶的围裙。
女孩走过无数红绿灯,也在无数个有红绿灯的拐角没有走上斑马线而是在人行道上贴着墙角转了弯。
天已经黑了——但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天是深蓝色的,路灯是暖橙色的。
女孩穿着大衣,沐浴在风里。一样地,她忘记了自己的路。
她忽然想起来那家小店,于是再次笑了,轻轻地抚摸着篮子中,旧布下的玻璃瓶,玻璃瓶里装着她最甜美的干花,她最甜美的幻境。

她醒了,这是她最后一次梦见那家小店。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