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的英雄们——莱姆斯&唐克斯

150人浏览 / 0人评论

莱姆斯&唐克斯

文/屿柒

 

霍格沃茨的走廊上,唐克斯正和两个蒙面食死徒战斗。那两个食死徒出招十分狠绝,一束束红光绿光接连向她射来,唐克斯不停地闪躲着,抓住机会便反击。两个食死徒粗声大笑着,似乎对这位年轻的凤凰社成员不屑一顾。

唐克斯握住的魔杖正旋舞劈杀,这时突然传来“嗬嗬嗬嗬!”的大叫。唐克斯迅速地向上扫了一眼,皮皮鬼从他们头顶上飞过,一边把疙瘩藤的荚果朝其中一个食死徒扔去,那个食死徒的脑袋立刻淹没在许多胖毛虫般蠕动的绿疙瘩里,他向后倾倒,最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剩下的那个食死徒愤怒地拽下面罩,他的笑声开始颤抖,变成了咆哮。两根魔杖嗖嗖地射出亮光,他们脚边的地板变得滚烫、开裂。两边的肖像上挤满了人,都在嚷嚷着出主意,给唐克斯和其他凤凰社成员鼓劲。最后,唐克斯一个出其不意的神锋无影,才把那个食死徒解决了。

 “阿瓦达——”唐克斯听到有人在她的身后喊,但回头时,却看见那个声音的主人已经倒下了,他的不远处,站着满脸怒容、浑身上下无一不发出冷气的莱姆斯卢平。

莱姆斯快步向她走来,脸上愤怒的表情已被温柔取代,他紧紧地握住了唐克斯的手,紧张地问:“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语调里满是对妻子的关心。

“我没事。”唐克斯轻声说道。

夫妻二人对对方交代了几句,便又投入战斗。

突然,唐克斯被一个人反握住了手臂,一个束缚咒过去,便把她弄得动弹不得。她的耳旁,传来了贝拉特里克斯尖利的嗓音。

“战斗经验增长了不少啊,看来你真是在凤凰社混得风生水起啊,是不是,我的好外甥女?”她讥笑道,“我听说你生了个小狼崽子,现在就在我亲爱的妹妹安多米达那儿呢。你说,”带着泥土的指甲划过她的脖子,“我的好妹妹安朵要是没了宝贝女儿,会怎么办呢?那个可怜的孩子要是没了妈妈,会怎么办呢?”

看着自己外甥女的瞳孔因惊恐而放大,贝拉特里克斯发出了一声冷笑,魔杖尖对准了她的脖子:“阿瓦达索命。”

一道绿光过后,她放开了束缚的手,眼前年轻的女子倒下了,放大的瞳孔变得一场空洞,嘴唇半张着,似乎要呢喃着说“泰迪”。

“不!”不远处正战斗着的纳西莎·马尔福发出了一声尖叫,她不顾正和她战斗的那个人,大步跑向了唐克斯,跪在了她的身边。

“不,不,不,不!”纳西莎颤抖着摸着外甥女的呼吸,神色里满是不敢相信,“不,朵拉,你……你别吓姨妈啊……快笑一个……哪怕头发变一变也好,好让姨妈安心啊……”纳西莎语无伦次了几分钟,终于忍不住了,趴在她的遗体上失声痛哭起来。

对不起……

我没有参与她的童年……

对不起,没能在战场上保护她……

对不起,安多米达……

她颤抖的手轻轻抚上年轻女子的脸,一点一点的将她的眼睛合上了。

莱姆斯卢平捂着腹部被神锋无影咒击中的腹部,跌跌撞撞地向她们走来。他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但他想在去见梅林之前,先见见自己的妻子,给她说声对不起,说自己无法再陪伴她了,让她带着泰迪好好地活下去。

当他走到一半时,突然愣住了——他看见自己的妻子安详的躺在地上,粉红色的直发凌乱的散在头周围,嘴半张着,像是在呢喃着什么。她的旁边跪着一个金发女人,正捂着脸痛哭。

莱姆斯扑通一声跪下了,望着地上的妻子,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他就这么愣了很长时间,突然仰天大笑起来。

他深爱着的另一半,他在余生拼了命去保护的人,就这么躺在战场上,无声无息,逐渐丧失着体温,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真是讽刺!他大笑着,但眼角却涌出了泪,我以为普通人的三种感情,我这个狼人是不会体会到了,但当它们降临到我的头上时,我是多么的欢喜!我以为那是梅林赠予我的恩赐,但没想到他们会是我痛苦一辈子!让我拥有友情的、我亲爱的朋友们,不是死就是背叛;我亲爱的父母,为了保护我,也被食死徒所杀;我这余生最后的一抹阳光,我挚爱的妻子,也在刚刚入了天堂!

他抹去脸上的泪,把捂在伤口上的手拿开,让鲜血更加喷涌而出。他咳出了一口血,拉住了妻子冰凉的手,在她身边躺下了。

弥留之际他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叹息,接着就是一个女人轻柔的嗓音:“要好好陪着她啊。”

莱姆斯笑了,点了点头。泪水自眼角溢出,顺着脸颊,缓缓滴落在地。

 

============

几年前幼稚的作品,现在我自己看都能感受到文中疯狂的ooc_(:з」∠)_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