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园花乱飞(一)

98人浏览 / 0人评论

小园花乱飞(一)

(一) 贵妇坐在一张沉重的老红木椅上放肆大笑,笑得让跟前的小厮面红耳赤。 “你这小鬼头,到挺有主意的呀。”贵妇手指戳着他的鼻尖。 “奶奶对采芍好,采芍定万所不辞的想办法来替奶奶解忧。”小厮对着贵妇作揖,殷勤的讨好面前的主子。 贵妇面似芙蓉,眉如柳,大眼睛深邃又含俏含妖。一只纤纤细手大方的露在外头,轻揣着那戴在肥厚的耳垂上的银鎏金琉璃坠子,盘头上的金玉饰品在蜡炬放射出的焰光下,使她显得更加引人注目,珠光宝气。 她名叫孙烟芳,年纪尚轻便守了寡,整个家都由她管着。 “那奶奶接下要---”采芍悄悄抬起头,观察着贵妇的神情。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孙烟芳表情凝聚起来,又多了一分严肃,“既然那老头还不上,就叫她女子还罢。” “奶奶的意思是,父债女偿?把她——” “把她卖去哪不用我说了罢。记住,把价钱谈妥了,别亏了。”孙烟芳小打了一下哈欠,眼皮不由往下垂,“我也乏了,没什么事就下去罢。”她又朝门外叫道:“你们进来,我要歇息了。” 两名丫头轻手轻脚的推开门扇,走进屋子,上前准备伺候主子。 “诶。奶奶,我先下去了。”说罢,采芍便退下了。

元宵佳节,街道上早早的就挂起各种各样的花灯,小贩们也都占好了地盘,准备夜里做生意。孙烟芳一大早唤了几名丫鬟去打理老太太的院子,又打发采芍去东巷的元宝铺买些佛纸来,独自一人出了门。 幼童们相互追逐,嬉笑玩耍,远处的妇人跨着小步欲赶上孩子。 “诶呦!”烟芳被一顽童正撞中腰间,大叫一声。顽童手里的糖葫芦也碰脏了自己的格纹旗袍。 “晃晃鬼,眼睛让给鸡啄了?!”孙烟芳一恼,给了女童一巴掌。 顽童顿时怔住。 妇人踮着小脚上前,连忙道歉:“太太对不起啊,今儿个过节,孩子高兴得撒泼满街跑,撞到您。实在对不住啊,对不住。”她说,又试图用自己的衣袖将眼前贵妇身上的脏东西擦去。 孙立马推开她,骂道:“你算什么,敢来碰我的衣裳!” “不...我就是想帮您擦擦...”妇人卑微的赔笑,身子又放低了不少。 烟芳一瞥,发现那女童好像吓坏了,眼眶泛红。她又有些于心不忍,便说道:“算了,今儿算我倒霉。往后看好这孩子,若有下次,可就别怪我了。” “是,是。谢谢太太宽宏大量。”妇人向贵妇作揖,“我看太太这件衣裳脏了,不如我拿去洗。太太放心,我是专门给人洗衣裳的。洗干净了,明儿亲自送回府上。” “罢了,你若觉得过意不去,明儿拿钱来赔就是。这料子好得很,别让人给洗糟蹋了。”说完,孙烟芳走过妇人。 妇人回头,直到孙烟芳走远了,才啐了一口在地:“呸!” 元宵节的夜晚,街上热闹极了。 孙烟芳一人坐在饭店楼台上,看着对面台上戏班子演着武松打虎,台下的小孩正拍手叫好;男孩手持一把木剑骑在父亲肩上,像长官似的发号施令;一对夫妻领着孩子坐在小摊里吃着汤圆;女孩们在地摊前挑选心仪的头绳,姐姐递给妹妹一条...... 烟芳喝了一杯又一杯的酒,时不时仰起头,生怕泪珠滑落让人看见笑话。 “太太你在这啊,可找到您了。”一个女孩说。 孙烟芳端相着女孩: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多么干净。

作者:清风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