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得太远了

69人浏览 / 0人评论

飞得太远了

作者:千凝

 

飞得太远了未免是件好事。

                              ——题记

1988年的陋居里,弗雷德和乔治正一块坐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喂,乔治。”“干嘛?”“你知道吗,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只鸟,因为种种原因想远走高飞,认为飞得越远越好。”“那又怎样?”“那又怎样?我说出了这么有哲理的话,你没有予以丝毫赞美,只说了句'那又怎样'?等等,我何必为这事生气呢?你可是个十足的傻瓜,自然无法理解如此有深度的话!”乔治的脸因生气由红到青再到紫,却找不到一句话给弗雷德漂亮的一击,让他明白自己不是好惹的,只好保持沉默。“回到正题,既然每个人都是一只鸟,那我们两个人中,我就是大鸟,你,”弗雷德看向乔治,得意洋洋地说:“则是小鸟。”听了这话,乔治将刚刚含在口中的水一股脑喷了出来,呛了个半死。“凭什么你是大鸟,我是小鸟?”乔治气鼓鼓地质问道。“韦斯莱先生,这是个愚蠢的问题,毕竟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弗雷德俏皮地眨眨眼睛,顺便狠狠揉了揉弟弟的红发。“当然是因为我是比你早出生五分钟的哥哥啊!”说着,弗雷德自豪地站起来,挺直腰板,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重重地拍了下乔治的肩膀。切,你也就仅仅比我早生五分钟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乔治一边揉着被弗雷德拍疼的肩膀,一边不服气地想到。可他刚想把这一想法说出口,弗雷德就又开口了:“不过既然你是只可怜的小鸟,我自然会让着你。如果你落后了,我一定会等你的。”这句话让乔治心里暖融融的,怒气也差不多消尽了,但他的嘴丝毫不肯服软:“别开玩笑了,我才不用你等呢!”

三年后,韦斯莱双胞胎正在霍格沃茨上学。两人也变了,变得更爱整蛊对方了。乔治经常在弗雷德的每一只鞋里各塞个粪蛋;或乘着弗雷德心不在焉时绊他一脚,让他摔个狗啃泥;甚至还会趁弗雷德张着嘴呼呼大睡时将鼻屎味的比比多味豆扔进他嘴里……每次受到亲弟弟的恶作剧时,弗雷德都会换着花样“报复”回去,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总之,只有你想不到的恶搞,没有弗雷德做不到的。——这些种种行为都曾一度让双胞胎的好友李·乔丹怀疑弗雷德和乔治究竟是不是亲兄弟——在当初的他眼中,兄弟之间相亲相爱还来不及呢,怎么能互相恶作剧呢?——不过如今他已不再质疑这一事实了。

两人就这么打打闹闹了六年。一直到七年级,他们对贪得无厌的癞蛤蟆乌姆里奇毫无人性的管理学校方式忍无可忍,离开了霍格沃茨,并用哈利去年给他们的1000金加隆开了韦斯莱把戏坊。开业典礼的那个夜晚,弗雷德和乔治并排躺在草地上,一齐抬头望着星辰月亮。“喂,乔治,”弗雷德用胳膊肘碰了碰弟弟,“你还记得小时候我跟你说的话吗?就是每个人其实都是一只鸟的那句。”“当然。”“那假设我说这句话时我们还是嗷嗷待哺的小鸟,现在我们就早已是独立的成年鸟,还完成了一个小目标。”说着,他指了指身后若隐若现的韦斯莱把戏坊。“而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把戏坊一定会开多个分店,我们的恶作剧产品也将面向全巫师界!”弗雷德一边斗志昂扬地策划着他们的未来,一边挥舞着右拳。“到那个时候,你不会抛下我,自己另开一家店吧?”乔治努力装作漫不经心的模样试探性的问了问,但无论是谁都能听出他话里满满的担忧。“又一个愚蠢的问题,乔吉。”弗雷德看见乔治别扭的样子,眉毛不禁挑了起来,“我说过我这只帅气强壮的大鸟不会抛下你的。不论什么事情,我都会罩着你。”乔治斜眼盯着弗雷德,说道:“得了吧,自恋狂,我从未需要你罩着我!”“亲爱的弟弟,你怎能用这样粗暴的语气对哥哥说话?我可足足比你早生了五分钟!”弗雷德蹙了蹙眉,用手拭去眼角边根本不存在的泪珠,似乎受到了了很大的伤害。“五分钟五分钟五分钟,你唠叨这三个字唠叨了足足十七年,我快要被它们折磨疯了!”乔治抓狂地在草地上打着滚,弗雷德则在一旁嬉皮笑脸地看着。

1998年,大难不死的男孩打败了黑魔王,弗雷德却因食死徒卢克伍德发出的恶咒牺牲了。从那以后,乔治再也没能变出他的守护神,以往与弗雷德一起恶作剧,一起打魁地奇,一起和妈妈斗智斗勇的美好回忆现在都只会让他心痛不已,泪流满面。每当他照镜子时,都仿佛看见弗雷德微笑着站在他身边,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可每每当他想去拥抱他的好哥哥弗雷迪时,弗雷德却一次又一次得支离破碎,化为一个个碎片,消失在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中。

弗雷德的葬礼后,乔治在他和弗雷德之前的卧室里摆弄着把戏坊新出的产品,自言自语道:“臭屁精弗雷迪,我万万没想到你是个大骗子。”没有人问他为什么。“你若不是骗子,怎会明明说好要与我一同经营把戏坊到永远,现在却自己去另一个世界开分店;怎会明明答应无论我落后你多少都会等我,现在却连半个人影都看不见。”乔治的声音哽咽了。“我承认你是只大鸟,一只比我大的多的鸟,不然怎么会飞的那么远?可你未免飞得太远了吧,远得都到另一个世界去了。”“弗雷迪,你知道吗,小罗尼他们都很想你,我…”乔治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也特别特别想你。”寥寥几个字,乔治费了好大劲才吐出来,因为他没忍住,像找不到妈妈的孩子一样哭了起来。“所以,哥,从哈利借给你的隐形衣里出来吧,大声告诉我别像个三岁的傻宝宝一样不争气地哭了出来吧,我发誓绝不因为这天大的玩笑阿瓦达了你。

“喂,乔治,你在玩啥呢,妈妈叫我们下去吃饭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乔治的耳朵,依旧那么欠揍。“弗雷德,是你吗?”乔治没有抬头,害怕在充满希望后再一次跌入绝望的谷底。“这是你第无数次问愚蠢的问题了,除了我外还有谁的声音这么有磁性?看来你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笨蛋,下次有机会绝对帮你换个灵光点的脑子。”乔治这次没有反驳,也没有骂他是自恋狂,只是跑去紧紧搂住了弗雷德。

这种感觉太不真实了,不真实到乔治完全不相信他怀里的弗雷德是真正的弗雷德,认定他是个家人为让他重新振作而变出的假货。“话说回来,你刚才精彩绝伦的演讲我听的一清二楚,对于你终于叫了我一声哥,我实在是感动得痛哭流涕——别问我为啥没有眼泪,刚刚擦干的。——兄弟,我被你搂的快喘不过气了,麻烦你松开点。”“我不。”假货就假货吧,横竖他有弗雷德的外表,正好圆了我想再抱他一次的梦。乔治暗暗想到。谁叫真弗雷德飞得太远了,我想追上他都追不上。

 

这里解释一下,文末的弗雷德是乔治的幻想,没人叫他下去吃饭,他也没搂住任何人,都是完完全全的幻想。毕竟弗雷德的死对他是个沉痛的打击。

 

作者:千凝

相关文章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