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儿院之殇:没到过霍格沃茨的小女巫

109人浏览 / 1人评论

孤儿院之殇:没到过霍格沃茨的小女巫

 

       “那个破娃娃,我有办法拿到!”雯狄坐在窗台上,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地瞥莉莉一眼,“我可以帮你,只要……你求我。”莉莉知道布娃娃阳光对于妹妹有多重要,黛西把布娃娃想象成有生命的朋友。“我求你了,雯狄!”莉莉咬着牙鞠了一躬。雯狄玩味地一笑,跳下窗台留给她一个潇洒的背影:“跟我来!”“为什么帮我?”莉莉不解。“我就是不想那老妖婆好过!”雯狄头也不回一阵大笑,“而且,我也有妹妹。” 孤儿院院长室门口,雯狄把布娃娃交给了焦急等待的莉莉。莉莉道了声谢谢,只换来又一阵大笑。
            莉莉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多大年纪,更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家,对于她就是一首唱不尽的《妹妹要快乐》,她不知在哪里一听到就牢牢记住的歌。黄昏空荡荡的公园,家长陆续带着孩子们回家了。天色渐渐转暗,乌云遮住了太阳,刮起了凉飕飕的风。下雨了。大树下站着小小的莉莉,头发和连衣裙裙湿透了,头上的百合花环也被雨淋烂了。她绞着小手,抽抽嗒嗒地哭。 繁华的城市里,她和一群流浪儿在夹缝中求生存。 黛西,一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小女孩成为了莉莉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陪伴她流浪。从此莉莉有了一份责任。莉莉搂着黛西,出神地数星星。星星也会孤单吗?他们有没有家呢? 黛西有一个布娃娃,垃圾堆里捡到的,脏兮兮皱巴巴,橙色的裙子,两条黄黄的马尾辫,叫作阳光。她是黛西的心爱之物。
           孤儿院是个死气沉沉的地方,一切完全服从悬挂在大厅的一百条院规,日日如此。在苛刻的女院长看来,孤儿院是她的小王国,孩子们必须是顺从的、任她操纵的木偶,稍有杵逆必须受到可怕的处罚。她还有没收玩具的癖好。孤儿院更像一所监狱。可是小姐妹到来后却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住进干净整洁的寝室,吃穿不愁,还有机会学习。莉莉十分珍惜孤儿院的新生活,她明白自己必须非常非常听话才能和妹妹长久地住下去。她尽力把一切做到最好,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妹妹。但她心里明白,孤儿院从来不是她的家。对家的思念随着时间流逝没有淡化,反而越来越浓,入骨入髓。莉莉在这里交到了朋友。男孩李奥是个憨厚可爱的小胖子,肉嘟嘟的包子脸上成天挂着明媚灿烂的笑容,像加菲猫。他乐于助人,对其他孩子很是体贴照顾,温暖了莉莉的心。
           孤儿院里的大部分孩子都喜欢莉莉,“小女巫”雯狄是个例外。那个古怪的女孩,她因来历不明的法术出名,在孤儿院没有一个朋友。只有李奥经常告诫大家:“孤儿院是个大细胞,我们要对每一个同伴做到'胞吞'。”实际上没什么人当回事。 大家都说她是个女巫、妖女,除了她妹妹没人愿意和她说话。她总是一个人捧着本子坐在屋顶上写写画画,本子上全是天文公式和图谱。雯狄养了一只雪白的猫头鹰宠物,成天把自己关在阁楼里,还经常逃课。她桀骜不驯,以和女院长作对为乐。莉莉尝试教育雯狄以失败告终,雯狄还讥笑她是地主婆的仆人。后来她们干脆装作彼此不存在。雯狄也有个妹妹叫爱弥儿,金发碧眼可爱极了。
           “院长室的锁被撬了。事发时你们就在院长办公室附近。莉莉,你是个乖孩子,希望你们配合我。否则,你知道后果。”女院长的虚假的笑容显得充满威胁。莉莉四周张望,心怦怦直跳,终于吐出一个名字:“雯狄……是她……” 姐妹俩心头仿佛有一根名为愧疚的小刺,扎得人难受。不过她们有什么好愧疚呢? 
         雯狄身上挂了一张写着“我最无耻”的纸板接受公开处刑。“疯子的女儿!脑子和你爸妈一样不正常!”雯狄握紧了拳头瞪着女院长,那凛冽的目光让所有人打了个寒颤。“我的父母不是疯子,你才是!”大厅里的吊灯忽然落了下来,刚好砸在女院长脚边。她眼睛一闭,晕了过去。孩子们惊叫着四处散开:“妖怪!”
         体育课,雯狄拦住莉莉和黛西,冷冷地说:“你出卖我。”莉莉嘴唇颤抖着,不知道雯狄会对她和妹妹做出什么,鼓起勇气辩解:“如果你不是那么的……大家也不会那样看你。”“好,很好!”莉莉望着她愤怒的背影,不安的情绪萦绕在心头。
            “姐姐!这是什么?”黛西把一个日记本举到莉莉眼前。扉页上写了个字母“W”这是一本日记。 “今天有个男孩子轻蔑地对爱弥儿宣称:'院长说你姐姐是个危险的女巫!还让我们不要和她玩。'爱弥儿问我女巫是什么。我给她讲了《魔法学校》的故事。在这里我一个朋友也没有。'公主'又在我的床上泼了颜料,我只能睡到阁楼。我很孤单,好想哭。我真的非常思念从前的家,思念爸妈!可我是姐姐,必须为妹妹做榜样,勇敢坚强地面对生活。我告诉爱弥儿爸妈变成了星星永远守护我们。其实我知道爸妈去世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星星不过是没有生命的天体。我只希望她快乐,但愿爱弥儿永远活在天真的童话中。”孤女本弱,为姊则刚。雯狄和莉莉同样是姐姐。 “呵呵,老妖婆又有了新仆人!真是条乖狗狗呢,对老妖婆唯命是从!小百合也很爱护妹妹,她是个不错的女孩,如果能和她成为朋友……小百合的那首歌令我心酸。有谁知道我的伤,带着我流浪?有谁愿意牵着我,陪我过心慌?这是不可能的。我找不到家。谁会在乎我?我只有靠自己!”莉莉读出了苦涩的滋味,她开始为雯狄难过了。 “他那双温暖的巧克力色眼睛,弯弯的浓眉,爽朗的声音频繁出现在我的梦中。我从没想到会对他产生那样的感情!他笑起来嘴角有两个可爱的小梨涡一晃一晃,我融化在那个灿烂明媚、点亮了整个屋子的笑容里,忘了时间与空间。谁知道呢,深深吸引我的,可能是他快乐的气息吧。他说快乐最重要,他就是我的阳光啊!但他怎么可能注意到我?我到底算什么呢?”他是谁?雯狄暗恋的男孩? 
         “李奥,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会……求求你不要不理我!”傍晚的天空暗得能滴出墨,莉莉在院子里看到了雯狄和李奥。绝望的眼泪顺着雯狄的脸颊流淌。“我不想听!”男孩转过头,语气从未如此冷漠。“李奥!”“够了,雯狄!”一向温和的小暖男终于爆发了,“这也是小问题?我无数次包容你,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劝告放在心上过?”雯狄蹲在墙角,脚边的草地结了一层冰,莉莉头一次见她这样崩溃地大哭。
         河里发现了雯狄的小尸体。女孩金黄的头发海藻似的披散开来,湖蓝色的眸子失去了神采,像一具僵硬的木偶。她浑身湿透了,手里紧紧捏着一封信还是干的。莉莉的体温降到了冰点。她始终低着头,等人群散去后俯下身子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对不起,雯狄。”
          雯狄的档案被销毁,她的所有物品——书、望远镜、笔记本……都已经“处理”完毕。她甚至没有葬礼。雯狄的死是个秘密,她的存在也成为了秘密。可孤儿院里的孩子们,并不是女院长心目中顺从的小羊羔。
         莉莉在垃圾桶里翻出了那封信,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雯狄是个女巫,没有机会上学的女巫。她是在逃出孤儿院的过程中发生意外的。
         莉莉依然是乖乖女的模样,可她心里藏了一个大秘密。小心翼翼地在女院长眼皮底下藏起雯狄的日记本,一天天过去她处处留心,默默寻找着证据。莉莉感觉自己长大了。渐渐地,从李奥开始,越来越多的孩子参与了这个秘密。李奥发现女院长和马戏团的合同上出现了雯狄的名字!莉莉尝试与外界取得联系。
       雯狄的妹妹爱弥儿眨巴着绿宝石般的大眼睛天真地问:“姐姐去了哪儿?”“雯狄去了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莉莉告诉她。“她会回来给我讲故事吗?”小洋娃娃追问,“我想她!”“一定会的,她每天在星星上看着你呢!”连莉莉自己都快相信了啊!
         西红柿和鸡蛋砸在孤儿院的门窗和墙壁上、女院长和她的手下身上。“放他们出来!我们必须知道真相!”来自全城各地的孩子举着木牌大吼。警车赶来了,女院长慌了。
         法庭上,莉莉站在原告席。她穿着洗得发白的连衣裙,黑发绑成一根细长的麻花辫。她的神色淡然而坚毅,流露出一丝疲惫。法官敲下小锤,女院长再也无法继续折磨孩子们了。
         九月一日,秋风萧瑟卷起枯黄的落叶。莉莉和李奥站在晚霞中静默无言。如果雯狄活下来去了霍格沃茨,她的命运会如何?她一定会去格兰芬多,她是那么的勇敢、不屈。全新的世界,拥有一群朋友,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女巫……录取信似片片蝴蝶火中化,你收到了吗?李奥向远方挥了挥手,低声道:“我早就原谅你了啊。”莉莉微微牵动嘴角:“Hi,雯狄。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是你的朋友。我们都是你的朋友。”

 

           

全部评论

always荧光闪烁🦁
2020-09-06 10:33
写得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