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笔写下AR和瑞玛的故事“我走了,爱你。”〖催泪向〗

253人浏览 / 0人评论 / 添加收藏

提笔写下AR和瑞玛的故事“我走了,爱你”

原创文 催泪向

“我们得知艾伦身患胰腺癌的时候,为时已晚了。”瑞玛的语气似平静似哽咽,她终于接受了关于艾伦逝世的采访,“那时候,他只剩下六个月的时间。”

采访结束,屋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她靠在他曾经喜欢歇息的沙发上,耳边又回荡着他的话音,那么轻,那么温柔。

偌大的屋子里,小小的她,被淡淡的孤单缭绕着。

有些难过了。她似是疲累。

她闭上眼睛,任阳光撒落在脸上。光影斑斑驳驳。朦朦胧胧间,她好像看见了他的脸。

十九岁。

十九岁的艾伦和她一起坐在蝉鸣不停的草地里,享受着盛夏独有的喧嚣。他看着她,琥珀色的眼眸里尽是爱意。

当琥珀色的瞳孔和淡蓝色的瞳孔相撞,懵懵懂懂,两个人一眼万年。

她好像掉进他眼睛里了。他也是同样的感觉。

还记得一年,她说她想结婚了,但他说他不想,她就没有再提了。

又是一年,他说他想要个孩子,但她说她不想,他也不再提起此事。

一二年,他答应了她的心愿。二人秘密举办的婚礼,庄严又纯情。婚礼上,他和她除了满头白发,一如十九岁的模样。她的脸同少女般泛起红晕,而他笑得像个小孩子般清甜。

她的泪水肆虐流淌。

一五年,他和她说自己身体不舒服。那年的盛夏,不同于十九岁那年,似乎喧嚷的蝉鸣和灿烂的艳阳都大打折扣。

他进了病房,就再没能出来。而她,把一切崩溃和无助的眼泪都藏在了空荡荡的走廊。他看着她日渐消瘦心如刀绞,她看着他脸色煞白撕心裂肺。

整日整日的疼,整夜整夜的失眠。

“对不起,这一次,可能我要放手了……”

一六年。一月。十四日。一切苍白,冷冷清清的寒冬。那一夜,她熬过来了,而他没能熬过。

艾伦床边的心电监护仪显示着刺眼的直线,所有监护仪器的警报声尖锐而刺耳。

他走了。

她哭得一度失控。

“我爱你,亲爱的。”她耳边又回响着他的声音,依旧温情,依旧轻柔。一句告白,褪去了年少时的青涩,饱含着的尽是深情万种。

“真的,想你了。”她轻轻地说,似是怕惊醒了他。

身旁似是有三个孩子,吵吵嚷嚷的,一看就是被艾伦宠溺了太多。抬眼,还有一个满眼爱意的他。

一眨眼,却又是一切尽散。她淡蓝色的瞳孔前含着晶莹剔透的眼泪,脸颊上也小心地挂着一滴。

“所以还想念吗…”

作者:Deluminator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