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救赎

50人浏览 / 0人评论

彼岸——救赎

作者:Rita

来自拉文克劳

是否原创:是
“对于头脑十分清醒的人来说,死亡不过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
                                              ——阿不思•邓布利多

(一)
眼前只有一片微弱的绿光。绿光深处藏着那个红发女孩的影子。
一瞬间,绿光被拉远了,西弗勒斯•斯内普无力的身下那一片冰冷的地面融化了,他跌入了永恒的黑暗。
不对,不是永恒。
很快他便又感到了一片地面。周围一片漆黑,死一般的寂静。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他本来就已经死了。
他睁开眼。
周围一片刺眼的雪白。不错,他在一个雪白的、不大真实的空间里。说它是一个空间,因为它好像望不到尽头,除了同样雪白的、发着幽光的地板,周围什么也没有。地板向四周延申,与虚无融为一体。
他立刻发现自己全身赤裸地躺在那里,可感觉不到冷。他吓了一跳,腾的一下爬起,随即发现脚边有一件黑色的袍子。他立刻拾起来,套在身上。
斯内普再次环顾四周。还是一片雪白,除了这让人感觉不大舒服的雪白以外,仍然什么都没有。
真可笑。就好像他希望过出现什么东西似的。
不远处有了声音。斯内普回过头,看见一条大蛇向他爬来。
他的手本能地伸向长袍——魔杖不在了。
那条蛇拐了个弯,停在了他身边。好吧,只是一辆火车——一辆和周围环境一样看起来不大真实的火车。斯内普无奈地摇摇头。看来了结他生命的纳吉尼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火车的一扇门打开了。他只需稍微抬抬脚就能登上去。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登上了火车。
一登上这辆火车,他就仿佛回到了十一岁。那时他还是一个瘦瘦的小男孩,晃着一头油腻的长发,跟在哭泣的莉莉身后,寻找没人的包厢。斯内普随着回忆,下意识地伸手一捋头发,惊讶地发现头发像刚洗过一样。
他路过一排空空的行李架,推开第一间包厢的门,瞬间愣住了。
里面已经坐了四个人:莱姆斯•卢平、尼法朵拉•唐克斯、弗雷德•韦斯莱,还有科林•克里维。四人一看见他,谈笑声就戛然而止。真见鬼,自己刚才怎么没听见说话声呢。
“哦。”科林嘴巴微张,他对斯内普并不很熟悉,他只知道斯内普是现任校长,还是个食死徒。他略带着愤怒,但大部分只是为又死了一个人感到惊讶。卢平眼神有些吃惊,微皱着眉头看着他。唐克斯皱起眉头,嫌恶地瞪着他。弗雷德拳头攥得骨节都发白了,瞪圆的双眼使斯内普相信他会扑上来吃掉自己。显然,弗雷德怎么也忘不了他杀了邓布利多,还割掉了乔治的一只耳朵。
斯内普再次体会到手边有可以自我防卫的魔杖是一件多好的事。不过他又想到,如果死者手里有魔杖,那他就惨了——他面前有四个仇恨者。
“你?”半晌卢平开了口。斯内普个人认为,他们都为自己在这里感到震惊——照这些不知情的“英雄人物”的看法,他不该在这里,他应该下地狱。
“我……”斯内普欲言又止。
算了。他一甩头退出包厢,把门重重地关上(虽然没有发出声音),大步离开,想象着四个人在后面开始骂他。他懒得跟别人解释了。解释又有什么用呢?就任由这些好人们唾弃自己吧,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就是他西弗勒斯•斯内普悲惨的一生,连死后都不得解脱。他命该如此。
为了避免再见到任何人(也许该是任何魂灵),斯内普一直走到最后一间包厢才进去,关上门,颓丧地跌坐在座位上。身边出现了一根漆黑的细棍。他把它拿起来,看见上面刻着:
                                                       亡灵巫师魔杖
他把魔杖翻转了一下,注视着自己的名字缓缓出现在魔杖上。他把魔杖揣进长袍口袋,一面疑惑卢平他们怎么没有攻击自己。也许,逝者感受不到攻击吧。
他把头埋在手里。他突然想起——如果自己见到了卢平,他很快还要见到小天狼星,见到讨厌的詹姆,还要——他怎么没早点想到呢——
还要见到莉莉。
斯内普感觉自己已经不存在的心脏停了一下。要忍受波特、布莱克和卢平还勉强可以做到,但他再也受不了莉莉那翡翠般碧绿的眼睛带着仇恨和轻蔑的神情看着他了。那双和她一样的眼睛已经那样看着他整整十七年了。
斯内普不禁悲哀地想到,如果要忍受莉莉的责难,那还不如下地狱。

(二)
车窗外本来是一片月白,现在成了一片漆黑。火车晃了晃,停下了。斯内普拉开一条门缝,发现有几个包厢的门被拉开,一群人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强行拖了出来,被带离了火车。斯内普注意到,他们都是食死徒。看着他们踉踉跄跄地跌下火车,斯内普产生了一种和这些恶棍一道下去的冲动。就是到那里去,也比看见他没有勇气看见的莉莉强。
窗外又变白了,这次是泛着淡黄色的可爱的乳白色。火车停了,斯内普明白,自己该下去了。
他透过门缝看着五十多个人一起下车,其中包括卢平他们。斯内普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才缓缓离开包厢,拖着步子下了车。
人头攒动——不,鬼头攒动。他站在火车口,注视着五十多个人散去。
“莱姆斯!”
“月亮脸!”
三个人冲了过来:詹姆,小天狼星,和——莉莉。
斯内普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莱姆斯,你怎么来了?”詹姆问。
“英勇战死。”卢平笑眯眯地说。

“唐克斯?”小天狼星的声音。

“我也是。”唐克斯快活地甩甩头发,“你猜怎么着?我们结婚啦!”
“哦!”莉莉笑了。
“还有个可怜的小儿子,也是个易容马格斯。”卢平说。
“哦哦哦哦哦!”莉莉、小天狼星和詹姆都合不拢嘴了。弗雷德和科林也在一旁微笑。
“就是弗雷德——还是乔治?你怎么也来了?”小天狼星问。
“是弗雷德,”弗雷德挺起胸膛,“同样,英勇就义。就可惜好久见不到乔吉了。”
“你好?”莉莉看着科林。”
“科林•克里维,格兰芬多。”科林回答。
“好了,掠夺者终于团聚了。”詹姆快活地说。
“虫尾巴完蛋了。”小天狼星一脸坏笑。
卢平微微一笑,转向詹姆、小天狼星和莉莉:“斯内普也来了。”
“什么!”詹姆和小天狼星一起喊。莉莉脸色发白,斯内普悄悄躲回了火车门里,好让他们看不见自己。
“真奇怪,那个恶棍怎么没跟食死徒一起‘下地狱’。”弗雷德挥了一下拳头。
“不知道,也许他干了什么好事?”莉莉说。斯内普心里特别难受。
“也许吧……不可能啊,不是他杀了邓布利多?”詹姆耸耸肩,“走吧,不管鼻涕精了。”
斯内普攥紧了拳头。
“我跟你说了,不要叫他鼻涕精……”莉莉远去的声音。斯内普不存在的心脏又狂跳了一下。
“他还叫你……你知道是……”
“我知道,可是……”
“是他出卖了我们,你忘了?我本来不想叫他鼻涕精,我以前欺负他是很过分……可是不管怎么说,他是个食死徒。”
“对了,哈利没事了。邓布利多刚才告诉我们,他没死,倒是伏地魔的一片灵魂毁了。”
斯内普松了一口气。那男孩没事,太好了。就等着黑魔王下地狱了。
“太好了!”卢平的声音。科林和弗雷德一起欢呼。
七个人远去了,斯内普才从火车上下来。
“哦,我就知道你在这里,西弗勒斯。”
斯内普吓了一跳,猛然回头——是邓布利多,穿着浅蓝色的长袍,微笑着看着他。
“哈利没事了。”邓布利多笑着说,“伏地魔只摧毁了自己的灵魂——因为哈利血液里的部分魔法在他体内。”
斯内普当然高兴,但他不知道说什么。
“好了,你能原谅我没有告诉他们你是我的人吗?”邓布利多愉快地说,“我死后,我就知道伏地魔很快就要杀死你,所以我想等你来了再告诉他们。”
斯内普不置可否地甩了一下脑袋。
“走吧,”邓布利多说,“去找他们——我来跟他们解释一切。”

(三)
邓布利多向大家解释了一切。大家都相信了他。
每个人都对他友好了起来,斯内普挺愉快,他已经许久没被友好对待了。而由于受到了友好对待,他对别人也友好了起来,不再像生前那么刻薄了。
“伏地魔玩蛋了,”小天狼星对他说,“跟我们一起整虫尾巴吗?”
虫尾巴不知怎么的也没下地狱。斯内普终于可以卸下与他合作的面具,公开表示他对虫尾巴的仇恨胜过对詹姆的厌恶了。
“好啊,”斯内普慢慢地说,“可惜我不能对他施神锋无影咒。”
“你那个咒语真不赖,”弗雷德说,“不过你欠乔吉一只耳朵。”
斯内普不易察觉地笑了一下。“我很抱歉。”他说。
詹姆向斯内普走来,斯内普本能地把手伸向长袍口袋。
“抱歉,”詹姆说,“小时候不该欺负你。你能原谅我吗?那时我——给宠坏了……”
斯内普盯着他。他知道很难原谅詹姆,可是詹姆也是做了很大的努力原谅他出卖莉莉和他,这点斯内普很清楚。看见詹姆的表情,他好像看见自己那天向莉莉道歉……
“好吧,我可以试着……原谅你,呃——波特。”
詹姆一笑。“谢谢,斯内普。”
詹姆死时二十一岁,弗雷德十九岁,而两人都以捣蛋著称,所以他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仅次于和大脚板、月亮脸的友谊)。莉莉和唐克斯成了好朋友。小男孩科林很受大家欢迎,弗雷德还遇到了他的比里尔斯叔叔。
斯内普独自坐着看书。死后的日子好得他都有些不适应。惟二遗憾的,是死者吃不了东西,以及——莉莉还是没怎么和他说话。

(四)
詹姆从一片乳白色中浮了出来。
“哈利连小女儿都有了!”詹姆笑得合不拢嘴。
“真的吗?”莉莉问。
“和金妮,就是韦斯莱家的小女儿。”
弗雷德欢呼起来。“金妮嫁给了救世主!”大家笑了起来。
斯内普感觉挺无奈。波特的儿子又找了个漂亮的红头发。这让他想起詹姆和莉莉。
“名字?”小天狼星问。他看上去很开心。
“大儿子叫詹姆•小天狼星•波特。怎么样?”
“不出我意料。”斯内普说。小天狼星毫不掩饰地挺起了胸膛。
“小女儿叫莉莉•卢娜•波特,也是红头发。”
“卢娜?”科林问。
“我认识,她是拉文克劳的,哈利他们的好朋友。”唐克斯笑着说,把头发变成了喜庆的红色。
“还有个二儿子,长得特像哈利,只有他有绿眼睛。”詹姆神秘地一笑,“你们绝不会想到他叫什么名字。”他诡异地看了一眼斯内普。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波特?”弗雷德说,唐克斯、科林和小天狼星放声大笑起来。
“比那个高大上的多。”詹姆说,“他叫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
沉默。每个人都看着斯内普,这使他有些不知所措。随及大家都露出了笑容。
“想不到,这里这么多人都成我儿子了。”詹姆说。
“尖头叉子,你要是再……”小天狼星和斯内普一起说。
詹姆笑了。“开玩笑的,别当真……”
“我还看见泰迪了。”詹姆转向卢平,“他可帅了,月亮脸……”
卢平笑了。“那就好。”
“罗恩呢?”弗雷德问。
“他和赫敏,一儿一女,叫雨果和罗丝。罗丝是姐姐。”
“名字一般。”弗雷德说,不过掩饰不住他的喜悦。
大家笑着离开,弗雷德特别想搞个庆祝会。斯内普留在原地注视着他们,随后发现莉莉也没走。
“恭喜呀。”她说。
斯内普语塞了。他注视着那双绿眼睛,感觉脸都要红了。
“莉莉,”他突然说,好像早就知道该这样做似的,“你能原谅我吗?”
莉莉盯着他。他突然后悔说这句话了。可是他忍受不了……
“好吧,我可以……原谅你,呃——西弗。”
斯内普笑了。真正的、发自内心地笑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发自内心的笑过了。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