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我对GGAD的理解

164人浏览 / 0人评论

浅谈我对GGAD的理解

作者:墨姝

(胡言乱语,慎入)

2018的暑假,看到了GGAD。

解决了我所好奇的邓布利多一生单身的问题。

不知为何,就是觉得邓布利多只能与他相配。他们有极为相似的天赋,有同样伟大的抱负,同样一生都在为“更伟大的利益”奋斗。

在魔法史上邓布利多的年代里,除格林德沃外,再孕育不出魔法可以与他相媲美的巫师。

即使是作为后辈的伏地魔,在笔者看来不过是凭借超出常规的残暴与贪婪而登上了榜首。

米勒娃固然不可忽略,但相对于才华横溢,在那样年轻的时节就取得极大魔法成就的两人还是稍稍逊色。

而詹姆,小天狼星,赫敏,哈利等人的天赋与聪明只是在同龄人里较为突出。他们不过是历史长河中小小的沙砾,在如尼可勒梅,巴希达,邓布利多这样真正庞大的石子前,他们的作用微乎其微。

有人可能会说是哈利结果了伏地魔的生命,但让他顺利去结果的,是邓布利多。在这样一盘大棋中,阴间的邓布利多才是真正结束伏地魔时代的人。

试想,在山谷中的两个月后,邓布利多没有家庭的牵绊,和格林德沃“远走高飞”会怎样?笔者想到了两种结局:一种是邓布利多悔悟,两人的故事与原著相似;另一种是两人通过演讲(拉雪兹神父公墓的洗脑大会大家应该印象深刻)得到了大批信徒的追随,最终推翻《保密法》或以不同的形式让巫师自由(在笔者看来当时能与他们相抗衡的还活着的巫师太少了,而这些人应该有大部分不愿意去决斗,输掉恐怕会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但奇妙之处也在这里,阿不思选择了家庭,或者说,他选择了责任。格林德沃半生致力于把邓布利多归于麾下(?),需要无条件的忠心和追随。

划开皮肤,立下海誓山盟时,笔者猜测此时的盖勒特已经预知了未来,看到了两人的决斗。当然,血盟的想法是两人共同提出的,还是其中一方要求的,目前我们不得而知。但血盟具有的战略意义(?)十分巨大。有了血盟的牵绊,两人都不可能贸然出手,斯基特的传记倒有几分道理。

后来,两人分开,就在邓布利多试图完全忘掉他时,格林德沃开始狂刷存在感。

于是就有了决斗。

两人(尤其是邓布利多),在决斗前得和自己好好聊聊。半生过后,两人都在蒙蔽自己,实际上,他们再清楚不过。但黑暗森林的“我不知道你怎么想我怎么想你怎么想我……”在这或许可以改为“我不知道你怎么让你怎么想我怎么想你怎么想我……”

这种反思和对话必然不会有结果,邓布利多因此拖了五年。血盟这种两人的智慧(划掉)结晶,在精神方面的影响可想而知。

格林德沃所表现出来的醋王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探究自己在那人心中的位置;邓布利多表面的平静,不过是用来掩饰心中的波涛汹涌。

笔者觉得,两人的决斗,不在1945的那一天。在这一天之前,两人心理的决斗才是一生中最盛大也最艰难的考验。

半生后的两人,不管以什么方式,终于走上了战场,甚至是对前半生的刑场。

决斗过后,纠缠半生的两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当时的他们应该不会料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们仍旧放不下对方。

他是邓布利多教授心中至暗的角落;而他是纽蒙迦德囚徒心中至纯的爱意。

他们之间的纠葛,终究是两人一生中最刻骨铭心的东西。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作者:墨姝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