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金]梦境内外

71人浏览 / 1人评论

 [哈金]梦境内外

文/屿柒

 

金妮抬脚迈过一根根横在面前的石柱,跌跌撞撞地从碎石堆上走下来,顺着人群走出城堡。她凭着娇·小的身形往人群里钻,不一会儿便窜到了最前面。她抬起头,一眼看到了对面那个显眼的高大身影。海格被几个食死徒用魔杖指着,低头断断续续地抽噎着,响亮地吸着鼻子,肩膀不停地颤·动。他的怀里静静地躺着一个人。

金妮呼吸一滞,猛得抓·住身旁纳威的手臂。

“那是谁?”她紧张地问道,“纳威,那是谁?”

纳威仿佛没听到似的,一动不动地愣在了原地。周围一阵骚·动,人们纷纷倒吸一口冷气,她倾着身·子眯起眼睛,试图看清那个人的模样,他的身影却像是被迷雾笼罩了一般,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站在对面群·体最前面的秃头男人举起了双臂,深色的外袍被风吹起,像一面代·表厄运的死亡旗帜。他将魔杖从侧面对准自己,毫无血色的薄唇微张。他要宣布这个消息了。

没来由地,她突然感到一阵心慌,好像已经知道了他要宣布的消息是什么。

不,别说,别说……

“哈利·波特死了!”

迷雾消散了,那个人的身影在她眼中逐渐清晰了起来。眼镜歪着,嘴巴半张,青白的面孔此时毫无生气,一只胳膊软·绵绵地悬在空中。他的衣服被划得破破烂烂,黑发也黏成了一簇一簇的,额前的刘海却被特意撩·开,露·出了那道经典的闪电型疤痕。

她的耳朵仿佛被不知名的东西堵住了,只觉大脑一片嗡鸣。她张·开嘴,发出了无声的尖·叫。

金妮……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兀自响起,它强·硬地钻进她的大脑,在里面横冲直撞,让她头痛欲裂,几乎无法思考。

“金妮!”

金妮猛得睁开了眼睛。

 

她愣愣地看着天花板,那张毫无生气的面孔仍在眼前挥之不去。身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她转动着眼珠,对上了一双担忧的绿·眼睛。

“……哈利……?”她声音干涩地唤了一声。

“在呢。”眼睛的主人柔声说道,“你还好吧,金?做噩梦了吗?”

金妮点了点头。她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深深地吸着气,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我梦见……”她颤·抖着开口,声音又不由自主地带了一丝哭腔,“我梦见你死了……”

哈利猛得一僵。“是大战那天吗?”他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

金妮用·力咽了一口唾沫。“是。”

哈利伸出胳膊,将她搂进怀里,低声说道:“那不是真的,金妮,我必须那么做,对不起……”

金妮吸了吸鼻子,泪水夺眶而出,“你那次真的吓死我了。”她哽咽地说,“你跟我开过那么多次玩笑,那是最不好笑的一个。”

“我知道,我真的不想让你经历这些,我很抱歉……”他握住了她的手,声音满含愧疚,“那都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再离开你了,再也不会了。”

“你保证吗?再也不许吓我了。”金妮哑着嗓子,孩子气地追问道。

哈利理了理她的长发,低头在她唇边落下一吻。“我保证。”他轻轻地说道。

两人默默地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彼此露·出了笑容。金妮能感受到哈利的大拇指正摩挲着自己的手背,薄茧划过皮肤时略微粗糙的触感让她感到心安。

一旁的婴儿小床里传来“咿呀”的声音,哈利起身走过去,熟练地将里·面的孩子抱起,金妮在床·上伸出手,他便把孩子送进了她的怀抱里。

他在身上摸索了一阵,从兜里掏出魔杖轻轻一挥,魔杖便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小黄鸭,它煞有介事地张·开橡皮做的扁嘴,发出呱呱的叫·声。小男孩咯咯地笑了起来,努力从金妮怀里直起身·子,胖乎乎的小胳膊在空中挥动着,软·软的褐色头发一下子变成了金色。金妮低头亲了亲他白·嫩的脸蛋,心中涌上一股暖流。

 

鸟儿在树枝间婉转鸣叫,绿叶在微风中摇曳着,发出细微的声音,早晨的阳光柔和慵懒,暖洋洋地洒在人身上。金妮漫步在公园的小道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晨间的空气。

孩子们在不远处的空地上嬉戏,嘻嘻哈哈地玩闹着,偶尔有晨跑的人从旁边经过,也会停下来逗逗推车里的小男孩,夸一句孩子真可爱。哈利揽过金妮的肩膀洋洋得意地应一声,金妮便顺势依偎在他怀里,笑着冲那人挥手道别。

一家三口沿着小道走着,逐渐往公园深处的小树林走去,其他人的声音逐渐变得模糊,周围慢慢安静下来。金妮一只手推着小车,一只手被哈利握在手心里,清脆的声音被微风携着远去,又带来了细微的回音。她像个孩子一样荡起了手臂,哈利也笑眯眯地随她去。但渐渐的,他的笑容僵住了。

这里的一切都太安静了。

没有孩子的嬉笑声,没有人们走过的脚步声,鸟儿也不再鸣叫,唯恐惊动了这份静谧。只有微风掠过,树叶沙沙作响,响在这空旷的天地间。

他下意识地握紧了金妮的手,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金妮也意识到了不对,脸色逐渐凝重起来。

她悄悄松开了哈利,慢慢地将手伸进口袋里掏魔杖,但口袋里却空空如也。她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她明明记得自己出门前拿上魔杖了。她和哈利试着幻影移形,但也没有成功。推车里的孩子吮·着手指,睁着天真无邪的眼睛四处看着,不明白为什么爸爸妈妈都不说话了。

仿佛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周围突然出现了几个穿着黑袍的人。领头的男人头发纠缠蓬乱,衣袍破烂,烧至小臂的袖口下赫然印着骷髅与蛇。

“哈利·波特……”他抬起头,满是伤疤和泥垢的脸上,一双眼睛闪着饿狼般的光。

哈利猛得拔·出魔杖举到胸前,用·力一挥,魔杖却“噗”地一声从他手中弹起,变成了一只小黄鸭。哈利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苍白。

“金妮——————!”

哈利大吼一声,用·力将金妮往后推,整张脸因恐惧而扭曲。

“带上泰迪快逃!是食死徒!逃!快跑!”

金妮冲过去抱起推车里的孩子,朝着一个方向没命地跑着,却被三个直接幻影移形在她面前的食死徒拦住了去路。慌乱间,她回头看了一眼——

绿光照亮了她惊慌的脸,似针般扎进她的眼睛,魔咒带来的气流向外扩散,扑在她的脸上。黑袍男人高举的魔杖下,哈利睁大了眼睛,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倒了下去……

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了,哈利的身·体无知无觉地砸在地面上,嘴巴半张。金妮看着那双毫无生气的绿眼睛,面前又浮现出那张梦魇般的青白面孔。

就在她愣神的那一刹那,几个食死徒迅速上前,挡住了她的所有去路。他们逐渐朝她逼近,个个不怀好意地笑着。

“这就是卢平的小崽子?”其中一人呲着嘴,露·出了里面的尖牙,“替我向你老·子问好。”

他举起魔杖对准了泰迪,杖尖冒出绿光,金妮下意识地转过身,弓起身·子,用身·体护住怀里的男孩。

胸口一阵剧痛,她的膝盖磕在了地面上,身·体不受控·制地朝一个方向倒去……

——她惊醒过来。

 

眼前是残破的礼堂天花板和灰暗的天空,半截吊灯摇摇欲坠地悬在上面,她的后背硌得难受,她伸手摸了摸,发现身下是一堆碎石。她勉强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甩着酸痛的手臂,环视着四周。

她正身处霍格沃茨的废墟里。

 

——The End——

 

生日快乐我们的哈利!!!!虽然今年你已经40岁了但你仍然是我们看着长大的男孩!!!!永远爱你(笔芯)

关于本文,我开始设想的是一个轮回,一个循环,在几个世界里循环往复,兜兜转转没有尽头。但其实它的定义比较模糊,你们可以认为这是梦中梦,或者可以选择相信其中一个世界是真实的,看大家的想法啦。

 

文/屿柒

 

 

全部评论

一辞·Louis·微风yu
2020-08-03 11:24
wow~我也是哈金党 真的写的好棒! 感jio哈利和金妮有点像詹莉死的时候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