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花开是真

34人浏览 / 0人评论

【GGAD】花开是真

 

五月的戈德里克山谷,鸟语花香,春意熏人,怒放的玫瑰映红了半个山谷。

夏天的山谷是热烈详和的,他不知春阳照拂下,它亦如此惊心动魄。

前年,他取走了自己的伙伴,那根战无不胜,强者为主的魔杖,它会帮他一步步摘下桂冠。今天,他要来带走另一位伙伴,戈德里克山谷那朵最艳丽的玫瑰,他唯一的玫瑰。

两年了,当他规划未来时,脑中最先泛起的还是他的蓝眸笑靥,如云红发。他的帝国怎能没有他的存在?这本就是他们共同的未来。

他看到了,那是巴希达的房子,在那旁边静静矗立的,是他熟悉的他的家,如他本人般,沉稳祥和。他能想象到二楼那个房间,淡色窗帘随风飞舞,窗台洁净,他曾栖于那里,笑着敲那块明亮玻璃,看到他瞬间惊喜。他也能想象到靠窗的桌子上正奋笔疾书的身影。玫瑰绽放,一切都是他熟悉的模样。

突然间心生忐忑,不敢上前。他自嘲,害怕什么?嗔他嘲他厌他恨他怪罪于他,他都由他,只要他肯跟他走,去创造他们的帝国。

抬手叩门,脚步隐约。门开,微笑,依稀是记忆中模样。

“您好,请问您找谁?”温和,礼貌,一如既往。

他愣住,百思想,千系念,却从未设想他不认他。“我是盖勒特啊,你不记得了吗?”

他恍然,“您就是旁边巴沙特女士的侄孙?久仰了,您是来找我的?请进。”语气真挚,毫不做作,仿佛真如初见一般。“巴希达她……”“您先请坐,我去请她。”

木然,仿佛只是一瞬间的恍神,他又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是您的侄孙,盖勒特,您天天挂念的盖勒特先生,他来看您了。”“是啊是啊,他可算来了,自打我搬到这里,便再没见过他了。”

仿佛,他们从未相见,似乎,只是他独自做了一场荒诞愚蠢的梦。

他请他们吃饭,请他们观赏玫瑰,还打开了一个古色古香的酒瓶。

一杯入喉,三人皆醉。窗外玫瑰依旧热烈,似乎在拼死挽回匆匆流年。

谁都不曾在意,古色古香的瓶身上,写着古色古香的“醉生梦死”。

旧人面,新玫瑰,往事自此虚妄,那年夏,唯花开是真。

注:醉生梦死酒,来源于电影《东邪西毒》,喝了之后,可以忘记任何做过的事。“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了,以后每一天,都是会是新的开始。那你说多开心。这坛酒本打算送给你,看起来,我们一人分一碗。”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