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自欺者

83人浏览 / 0人评论

 【GGAD】自欺者

 

   我有一个梦想。


     阿不思.邓布利多曾经有一个,自以为很伟大的梦想。他为了这个梦想与格林德沃踏上征途,熊熊希望使他设想出璀璨的前程。

 

         红光几乎是在那瞬间照亮整个城市。


         金发少年踹踹地上已经陷入昏迷的躯体,确定他是彻底失去意识后才俯下身,捡起那人的魔杖收进自己的风衣内兜里。

        他若有所思地喃喃道:“坚不可摧的魔法……阿不思,你觉得坚不可摧的魔法是什么?”

        “世间最无敌的魔法是复活石、老魔杖、隐形衣。但……我们的血盟一定同样坚不可摧。”方才靠着墙样似旁观者的红发少年调笑似地回答。


        长而狭的阴冷小巷中,月亮将两位少年挺拔的身形勾勒上一层缱绻的光。


         半晌,那个红发少年开口:“你说,我们会成功的吧。……我是说,找到死亡圣器并改变巫师世界。”


         “当然,我们都已经得到其中一样了。” 盖勒特微微撩开自己的衣襟,露出内兜里老魔杖的棕色杖柄,挑眉示意他。


         “你不该质疑这个问题,阿不思。我们的旅途会变得越来越顺利,一直到成功的顶峰!到那时候,一切都会被原谅,一切牺牲都会实现应有的价值。”


       盖勒特的手心捧着阿不思的面颊轻轻磨蹭,对方也顺势拂上他的手背。


      “我知道,盖勒特……这是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对,都是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仿佛一切梗塞在一瞬间都能被解释得通了,不久,他们默契地在一声轻响中幻影移形消失不见。风儿忽而吹过这条空荡荡的小道,随着几粒闪着光芒的蓝沙一起飘向远方。

 

 

 

 

         记忆至此结束。


        老校长放下搭在自己太阳穴边的魔杖,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办公室。福克斯正在银架上用啄梳理着自己金红的尾羽,墙上被施过魔法的时钟最短的那根指针恰好指向数字12,最长的那根还在前进着,发出嘀嗒声响。冥想盆不再发出幽蓝的光芒,盆中的水平静下来,如一小片清澈湖泊一样。


        邓布利多的视线最终落回自己手里的魔杖上,长有老茧的指肚反复摩挲。他太熟悉了:接骨木,夜骐尾羽。杖柄还有几道细微的划痕。邓布利多突然发现,这是也许能够证明他们过往的唯一物品啦——当然,巧克力蛙画片除外。


        因为从那罐已经掉漆的糖果盒到他们的血盟吊坠。无论是随着时间消逝,还是他自己摧毁并丢弃的,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所厌恶的、我所热爱的、我所逃避的……”他记得许多年前的那轮月亮如何勾勒出二人相拥的身形,记得他们在小巷深处留下的喃喃轻语,他也曾站在那昏暗的房间里,抬手抹去镜面上积压的一片灰尘:那双已经混浊的眼睛在厄里斯魔镜中望见熟悉的苍老面颊,恍惚间,他好像看见身后屹立着千万个模糊不清的人影——在镜中。千万双眼睛紧盯着他,他惊慌着,僵直着,之后才发现那其实是千万个邓布利多盯着少年的自己。


         等他再擦擦眼睛,想要看得清楚些时,那些人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人的合照:弟弟阿不福思抱着肩,以审视的目光盯着阿不思身旁那位金发青年。他们的小妹阿利安娜站在最中央,踮起脚尖还不过他肩膀那么高。脸颊红扑扑的,正微笑着冲他招手。


      老者望着这一幕轻轻地笑,最后他用悬浮咒让墙角那块黑色幕布重新严严实实地遮盖住镜子,就像他刚踏进房间所看见的一样。


         房门上锁的轻响在寂静的霍格沃茨走廊里显得格外清晰,不过能听见的只有邓布利多一人而已。


     终了,他在牛皮纸上落笔,他用魔杖抽出思绪:
     “这是我所麻痹的……我自己。”

 


end

 

作者:蓝色蓝色妖姬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