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秋寂寥

18人浏览 / 0人评论

今秋寂寥

作者:潇湘斑竹(阿笛)

 

红颜薄命古今同,大概这是生于乱世女子永远逃不开的命运。秋,她的名字便早已决定了她的命运。

 

我们知道她时,正是她的豆蔻年华,娉娉袅袅。而她的童年,我们却不得而知。我只知足球世界中BAME十分盛行,而对于普通民众而言,BAME是否同样浓重?也许没有,但我想,总是没有排斥,金发高鼻中,她定是十分孤寂。哪个游子不思乡?罗琳没有提及,但乡愁定是一直伴随左右。

 

中国女孩没有不美的,有容貌秀丽体态优美者,有腹有诗书气自华者,而内外兼修者亦非少数。秋也当是其中之一。不仅男孩为她吸引,甚至女孩也嫉妒她的美貌。塞德里克,那个地方少有的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叩开了她的心扉。

 

她不是刻薄小气之人,虽然整个学校都谣传哈利沽名钓誉,抢夺本属于她情郎的荣誉,她却未曾埋怨他,怪罪他,或同旁人般排挤他。未经世事生性本善的女孩子家,哪愿意把人往恶毒处想呢?

 

幸与不幸有时只是一瞬之间。

 

守在迷宫外,她满心欢喜地等待着情郎归来。霍格沃茨已经赢了,情郎是否夺冠已不重要。哪知她等来的却是他的尸体。这不是真的,她恍恍惚惚地想。仿佛她已和周围人隔绝开来,姹紫嫣红的世界,在她眼中变得苍白,终于支离破碎。随后巨大的悲痛将她席卷,那个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翩翩少年,再也不在了。

 

都道是山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谁见把秋捱过?那个夏天,踏实如何度过?悲痛,绝望,黑色的情绪扑面而至。报纸上都在指责哈利,说他妖言惑众,她也像这样认为,可情郎已死这一血淋淋的事实却一次次提醒她真相。一切不容置喙。她知道,一切如哈利所言,那个人回来了。

 

秋风起,满目萧索。再次回到学校,她已换上笑颜。心中的苦绝不能让旁人窥到,她不能被命运打败。

 

其实哈利那点小心思,玲珑剔透的她如何不知?只是当时,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如今情郎已去,他蠢蠢欲动。可是,她苦笑,她心中如何能再盛下另一个人呢?和他约会,不过是与命运的抗争罢了。他是万人瞩目的救世主,而她不过一介平民丫头,这一点自知,她自是有的。

 

她相信他是对的,跟他学习魔法,更多的是想报仇,可是,她是一个柔弱女子,在仇恨充斥心灵之前,便已先被悲伤蒙蔽了双眼。

 

那一次和哈利约会,还被告知他要去见赫敏。我们一直都在批判她不懂事,却何曾记得她的哀怨与敏感?

 

塞德里克死了,会不会有人说她命硬克“夫”?如果有人说过,哈利又如此,她会怎么想?我命硬,克死了塞德里克,此时哈利也来嫌弃我,他是否也认为我会克他?既如此,我又何必待在他身边?反正他有赫敏不是吗?当心存怀疑,这段感情还能否留存?

 

她的离开是哈利不愿向她描述塞德里克的死。是啊,哈利是亲身经历了这噩梦般的惨案,又常常为之困扰。他向别人重复得厌烦了,可是秋,她还是不明不白的呀!情哥哥已经死了,可她却对此一无所知。这是不应该的,她本是除迪戈里夫妇外最有权知晓全过程的人。可是他却十分不情愿

 

而玛丽埃塔,她的好朋友,做了背叛他的事。她应是理解的。不是每个人都有反抗的勇气,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献身正义。政治从非小孩子间的游戏,大人们的考虑与斗争太过神秘。可到底双方已势不两立。她清醒地知晓这样的局势。可是清醒的人最无力,到不如一无所知得看戏。

 

记得有一个和你同姓的女子慨叹:“比起外界的力量,我们人是多么小,多么小!可是我们偏偏要说,:‘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一生一世也不分开。’好像我们做得了主似的。”

 

于是,秋,在那个暮春,安静地凋谢了,她曾经轰轰烈烈花开荼蘼的青春,结束了。在哈利的故事里,她只是一个在错误时间遇上的错误的人。

 

雁过无痕。

(曾经在LOFTER上发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