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7日记

301人浏览 / 0人评论

我面对错题:“这里必须要出头吗?”

“要出三分之一,钢哥讲过。”

思绪回溯,想起那天班主任说:“你们还叫他钢哥,都该叫他韩爷爷了。”

那是几个月前的一个下午,韩钢老师突然进入教室:“……祝大家国庆假期愉快,在国庆后的跳远考试和来年的中考中取得佳绩、再创辉煌!”掌声雷动。我本已适应韩钢老师即将离去。他要退休了(还不知道具体时间)但每天仍可以在校园里见到他的身影。我本能波澜不惊的见他在办公室与其他老师聊天,看他跟我们做间操,在互相经过时,听他对我说:“贵琳加油!”但老师这次突然到来,又揭开了……

下节体育课站队时,看见韩钢老师穿过操场,走向校门。这很正常,他要退休了,没有课,下班早。可——

我忽然不安起来!

还是那深色短袖、黑色裤子、又瘦又高、雷厉风行的身影。冥冥之中,我忽然觉得这背影不同于以往!

我真想冲上去,拉住他,对他喊:不要走,不要走!

他头也不回,背影出了校门,消失了。

不,不是的。如果这真是他最后一次走出校门,怎会这样泰然自若?

对,一定不是的。明天他一定还会来学校,一定还会坐在办公桌前与其他老师聊天,一定还会雷打不动地在后面跟我们做每一节间操,一定还会对我说:“贵琳加油!”。我们一定还能听到他响亮的声音,一定还可以没大没小叫他钢哥。他不能走啊!大家还没有合影、赠礼呢。明天,一定会再遇见他的!

于是我放下心来。

思绪回返,我面对错题。我想了想:

那的确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韩钢老师了。作者:王贵琳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