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古勒斯自述】不灭星光

171人浏览 / 0人评论 / 添加收藏

【雷古勒斯自述】不灭星光

 

不灭星光

A是alive,是活着的芸芸众生.

而这芸芸众生,哪有人的生活用一色代表?热烈是红色,悲伤是蓝色,而我一生,被拉成无声的长镜头,模糊成眼前黑白灰三色。

B是black,是深不见底的黑。

我的眼睛睁开那刻,就被冠以黑暗的名号.Black这个姓氏,像我的发色,黯淡无光。

C是cold,是冰冷的老宅.

我从来没有感受过所谓“温暖”的模样.我那个称为“家”的地方,一年四季冰如寒夜,壁炉的火像是无用的摆设,在终日阴湿的房间里啪啪作响。在这座黑色的房子里,光是罪恶.

D是dark,是冲不破的黑暗。

我很少见到父亲,他总是窝在书房里,听母亲不停地对我们讲道理,讲那些她称之为“信仰”和“荣耀”的东西。所以我知道了,前面的黑是浓稠得化不开的黑夜,是肩上的重担。

E是expect,是期望的目光.

我母亲对我寄寓太多期望,是因为我哥哥的叛逆,是因为对家族的骄傲。她维护着这个百年来几近苟延残喘的家族,姓氏为“黑暗”的家族。而我在她口中,是这个姓氏最后的希望。

F是fear,是偶尔的恐惧。

怕黑是孩童的天性吧,无一例外。可在这个黑暗的老宅,它变成一种耻辱,我曾在半夜哭闹,然后被母亲罚跪到天明。后来我再不敢哭,只是偶尔跑进哥哥的房间,用哥哥的被子驱散恐惧。

G是grey,是晦暗不明的灰。

在黑与白不甚分明的界线里,那是灰色,恰似我的眼眸。当我站在镜子前,我就落进了那个灰色的深渊,像我注视哥哥时一样。而后我慢慢知道,我这一生可以不只有夜的颜色,就比如镜中有两双一模一样的灰眸。

H是happy,是少有的欢笑。

我是个所谓的好孩子,从小到大.我待在阴沉的家里,待在阴沉的书房里学习那些对我而言过于枯燥而高深的知识,终日板着脸没有笑颜。书页灰得发黄,在灰色的书桌上沙沙地响,但哥哥带我逃出去,在夜色里穿行.夜晚的树叶花草是灰色的,蕴进了白昼的灿烂,沾染了夏夜的露气,糅合成灰,晦暗不明的灰色,他带找走上一片山坡,看天上的星星,就像看地上的我们。

I是impossible,是不可能永恒的安谧。

夏夜之行的结局是母亲站在门口,尖锐刺耳的骂声几乎响彻云霄。她骂我那个叛逆的哥哥,骂他是“逆子”和“叛徒”,我看着他们吵起来,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了。后来哥哥被罚站在门外,天下起雨了,灰蒙蒙的,英国常这样,小雨的反光会刺得人眼睛疼。我想打开门放他进来,但母亲在耳边又一次对我说起“荣耀”这两个字,她说布莱克家族曾经拥有荣光,而我是这个家族最后的希望.我转过头,看见她满怀期望和无奈的眼睛,还有一点东西,我看不懂。

J是James,是我哥哥最好的朋友。

我不止一次看到他们在学校里捣蛋,同学的课本被调包,汤里混进鼻涕虫,那段时间他们闻名遐迩,“掠夺者”的名字响遍全校,他们是彩色的,张扬的红在他们身上分外耀眼、而我,每次都冷眼看着他们,像母亲教我的那样,然后过着灰色的生活,但不知为什么,我羡慕起他们来了。

K是king,是那股黑暗势力里至高元上的王.

母亲常告诉我,那是我们至死要追随的人,她说这句话的次数和她骂我哥哥“叛徒”的次数一样多.她说,我们最后会看到纯血玫瑰盛开的清晨。纯血,纯正的血统向来是母亲追随的一切,我不知道玫瑰盛开是什么颜色,我只知道,英国的清晨也是灰色的。

L是leave,是争吵后怒气冲冲的离去.

那是母亲和哥哥最激烈的一次争吵,争吵到最后哥哥摔门而去,刮进夏季燥热的风,然后再没回来过.那天晚上母亲又一次语重心长地对我讲,讲那些她讲了千百遍的东西,我仍听见了期望,只是多了些孤注一掷的疯狂,还有头上已变灰的发丝。

M是mother,是充斥我童年的母亲。

我曾把她奉若神明,于是我听从她向着黑夜而行,直到我看见那双灰色的眼睛,和我一模一样的眼睛。它们闪烁着比我的眼更为多彩的光芒.而它们常映出我母亲的身影,不停谩骂的身影,固执而倔强,像布莱克家族的每一个人一样。

N是none,是无人的家。

那个夏季以后,家里就变得更加空旷。母亲不停拜访各处庄园,父亲日复一日关在书房,只剩我漫步在落了灰的老宅,看着落了灰的铜镜和落了灰的挂毯,没有人要我读那些枯燥的灰黄的书,也没有人要带我逃出去看夜晚的星星,于是我常站在镜前,放纵自己一次又一次落入那对灰色的深渊。

O是our,是曾经的我们,

我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只纸鹤,金色得熠熠发光。是这座阴冷的老宅里唯一可以冲破灰云的东西,是哥哥给我的最后一件礼物,是曾经的我们最后的纪念,但如今我的眼睛只剩灰色,看不见明媚的阳光。

P是perfect,是完美的在校生。

他们说我的一切都完美得无可替代.我不知道“完美”是什么样,但如果它是我眼中灰霾的生活,那我更愿意追求残缺.那时我厌倦起十六年来这阴沉的生活,但我已无力改变。那个灰色的阵营已将我接纳,签订的协议是终身不退。完美的背后才是遍体鳞伤,母亲的努力此刻推波助澜,让我停止追求对光明的渴望。她不知道,那所谓清晨是烧杀抢掠带上美好的面具,伸出灰色的玫瑰勾引。

Q是queen,是目中无人的女王。

她带着得意的微笑出现在我家门前,左臂上黑色的标记异常显眼。我的堂姐向来这样,她是黑暗最疯狂的追随者,此刻得到信任的她像拥有一切的女王,耀武扬威.我讨厌她这样的面孔,她把我的小精灵带出去执行那位王的任务,残酷地差点夺走他的生命,而我从此知道了那位王最黑暗的秘密.我厌恶他的一切,他欺骗了我们,分崩离析我的家庭。摧毁他。脑袋里有个声音对我讲。这是我这灰霾一生最大胆的想法,令人惊讶的是,它最后付诸了实践。灰色的阴云正被冲开.

R是Regulus,是北方天空中最亮的星.

这个家族向来习惯用星星命名,所以当我看向天空,我能找到我自己:狮子座α星。不知它是否知晓它有个生在地上的小小生灵,走在黑夜里向白昼前行。那位王大概忘记了,星星向来发光,遁入黑夜仍亮如白昼,它映在我灰色的眼睛,像是灰暗中的灯光。

S是Sirius,是南方天空中最亮的星.

天狼星永远耀眼,我的哥哥,大犬座α星的光芒太容易吸引人的眼睛了,以至于我,”Black”最后的希望都被光吸引。他尽早地逃离了这片灰暗,追寻他想要的多彩与光明。这黑白电影般的无声寂静容不下他,而我不知何时,也不满于灰暗的灯光。我曾试图寻找答案,却听不见一丝回答,

T是thirsty。是剧烈的痛苦伴随着干渴。

我站在狭窄的湖心岛上,四周一片灰蒙,那绿荧荧的不知是什么液体,从人口起便烧灼起我的喉咙.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咽下那些灼人的东西,只知道那灰色的石盆见底时露出了那个挂坠盒.我朝思暮想的那个,属于黑魔王的秘密.我知道我的任务完成了,我把它交给小精灵,叮嘱他一定要毁掉它.干渴促使我从湖中掬起一捧水,我看见湖下灰白色的手伸出来,把我拉进它的殿堂。我无力挣扎了,就随着它沉进湖底.到最后我也变成灰白色,但我知道我找到了我要的光明。

U是under,是水面下模糊的剪影.

当我沉入湖底时,我就知道我从这世界离去了,可我的魂灵在湖底躺了很久,我看到水面上有灰色的船的剪影游过,我想那是那位王来查看他的秘密。想到他暴怒的样子,我放声大笑起来,就像我哥哥恶作剧成功后一直做的那样,我现在体会到他的快乐了。可我的大笑没有声音,它无声地激荡在水下,撞出灰色的涟漪。

V是Voldemort,是那位王的名字.

我终于可以直呼他的大名了,以前我从不敢这么做.当我做到这件事,我发现我变了,我变得像哥哥那样肆意张扬,和从前静默灰暗的我半点也不相像。我想,这也是我要的光明吧.

W是white,是无可玷污的白。

我笑了很久很久,然后我发现我站在一个车站,四周是无边无际的白,我突然感觉很累,于是有一张椅子出现在我面前,我在上面坐了很久一一也许是一会儿,这里好像没有时间.我看着眼前茫茫的白色,从未出现在我眼中的白色,突然发现,这才是我生命的本色。我只是生在了黑暗,被漆成黑色,然后被时间一点一点冲刷成灰色。当时间将我冲洗干净时,我就是我原来的颜色了,是星星闪烁夺目的白色。

X是x,是未知的彼端。

后来有一辆列车开过来了,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站,但找坐上去了,我知道它大概开往彼岸.就算未知,我也不恐惧了,我有了那种叫“勇气”的东西,能面对一切的未知,能有无尽的星光。

Y是years,是无尽的在我身上结束的岁月.

我身上流淌过的时间,也就短短十七年,我没有惊心动魄的时光,没有鲜衣怒马的岁月,我只有老电影般的,生于黑而留下白的生命,和追寻银白星光的故事,

Z是zero,是零点的结束与开始的钟声.

我听见零点的钟声响了。

一切归零.

我知道不灭的星光,映在我眼里,映在千百人眼里了。

 

是否原创:原创

作者:鲤墨°锦宣

曾在Lofter上发表过

 

 

 

 

全部评论